FENG

【很高兴认识你,我是枫子w
【我英/胜出,凹凸/雷卡/雷安雷,无cp洁癖
【姑且算是半个画手半个文手
【近期沉迷深夜廻
【开学后进入白嫖状态qaq
【非常喜欢岚少和古川w
【偶尔写写画画推推歌。
【推荐贼杂,不务正业x偶尔搞搞原创
【不忘初心,与君共勉

女儿w并没有质量一谈
【疯狂摸鱼,不务正业x

『さよならだよ 僕のせいだよ。 』

爱死古川的这首了w
本来因为先入为主,比较喜欢英文版本,但最近听了这个版本之后,莫名就迷上了这个版本。
英文版本会显得比较虚幻,大概有“梦”的那种感觉【或许是因为花近的嗓音吧w】,而这首会显得比较“实”,有种残酷却又温柔的感觉【虽说古川的歌在我的印象里就是这样x】,嘛说到底也只是我个人体验,文笔不行就超难受x
emmmmmm两首的感觉不太一样,但总之都很棒啦w

以及古川的歌词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啊。

瞎鸡儿摸鱼,没有质量qwq

http://music.163.com/program/909005029/125996336/?userid=444897082 
深夜廻的ED也太棒了吧qwq
【不知道链接行不行,不行我试试评论x】

画的其实是深夜廻的小唯【小声bb】
上课摸的鱼,所以很多细节都不一样qwq我就不打tag丢人了x
【感觉lof要吞我画质

【雷卡】Shape of light(短打)

  *一个短打。
  
  *十分我流+意识流。
  
  *ooc注意。
  
  
   0
  不知从何时开始,卡米尔开始意识到他一直行走存活于黑夜之中,在那里,没有一丝光。那里一直都是黑夜,但卡米尔并不在意,因为哪怕没有光,他也能凭着自己的力量继续行走下去,哪怕他并不知道终点在哪,亦不知道等待着他的是怎样的结局。
  『光会是怎样的呢?』
  卡米尔常常这么想。
  
  
  1
  『光一定是,没有形状,也抓不住的东西吧,它一定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停留。』
  夕阳的余光洒在地面上,卡米尔望着地面上渐渐消失的橙光,伸出手,却什么都没触到,什么都没抓到。再次抬头时,映入眼帘的还是一片熟悉的黑暗,万里无云的夜空连一点斑斑的星光都没有。
  卡米尔的眼睛黯了黯,最终合上。
  
  
  2
  是的,卡米尔并不在意在黑暗中行走生存,因为哪怕没有一丝光,他也能够凭着自己的力量独自一人继续走下去,他也能够独自一人活下去。
  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害怕黑暗。
  也不代表他不会渴求光。
  合上眼,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而睁开眼,亦是如此。宛如一直独自一人在连星光都没有的夜空下的森林之中徘徊行走着,迷茫,无助和恐惧侵蚀着卡米尔的内心,那感觉仿佛有无数只细小的虫子在心脏上爬动那样。
  而就在卡米尔渐渐习惯行走生存于黑暗之中时,有一片光照了下来。
  那片光芒并不像太阳那样明亮,那样温暖,但那光芒足以照亮卡米尔前进的道路。
  而就在光的尽头,卡米尔遇到了雷狮。
  那光芒发自于雷狮的深紫色的瞳孔,明明看起来像是深海,又像是群星闪烁的夜空,但却又不是那样。那份光芒远远要比群星更加明亮,同时装载着少年的野心与执着。
  那份光芒撕破了卡米尔的黑暗,撕碎了往日曾困扰着卡米尔的梦魇。尽管那份光没有白日的太阳那么温暖,那么明亮,但对于卡米尔来说已经足够。
  跟随着这片光,卡米尔便永远不会迷路,也不会迷茫。
  
  
  3
  『光一定是,没有形状,也抓不住的东西吧,它一定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停留吧。』
  是那样的吗?
  
  
  4
  『卡米尔。』
  那是属于少年青涩的声线,有些稚嫩,却又让人觉得安心的声音。
  雷狮呼唤着卡米尔的名字。
  『一起走吧。』
   逃离皇宫那天,火势蔓延。雷狮冲进滚滚浓烟之中,向卡米尔伸出了手,他嘴角上扬,就连眼底也不禁漫上了掩不住的笑意,笑容在脸上绽开,蕴藏在紫眸之中的光芒照耀在卡米尔身上。
  而卡米尔则毫不犹豫的将手搭在雷狮伸来的手上,那只手不会很大,却十分令人安心, 令人握上便不愿松开。掌心渗出的温度从卡米尔的指尖渗入手心,接着暖意流入心底。
  一直沉寂着的蓝色眸子变得柔和了不少,嘴角扬起一个卡米尔本人都没发觉的幅度。
  『乐意至极。』
  
  
  5
  卡米尔一直认为光是没有形状的。
  但在那个瞬间――
  他握住了光。
  
  
  
  
  END.
  
  
  这就是个充满了私心的短打x
  困qaq

『踮起脚也触不到

我爱慕的是遥遥星辰』

特别喜欢这首的前两句歌词w
雷卡的那篇灵感基本就来自这首歌
虽说这首谈不上是个人特别喜欢的,但也是个很棒的良曲w

【雷卡】星辰

    *一发完结。
  *私设贼多,ooc也是。
  *写到想给自己多来几拳。
  *文笔不存在的qaq
  *全篇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叙述。
  *有不合理的地方也请多指教qaq
  *用了一些台词,会在结尾标出来。
  
  记得我高中毕业时,莫名其妙的被友人扯到一个聚会里去了。
  虽说那时正好放假,我也并不是很在意这时候出去聚一聚,况且无论是曾经学生时期认识的人还是聚会上被带来陌生人,错过了这次就可能再也不能见到了。
  虽是这样说,但按我不太合群的性格来讲,不再和学生时期的熟人见面也许是个好事。
  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,聚会时谈笑风生的人们,我现在完全不记得。印象最深的就是坐在角落里捧着酒杯,时不时抿几口酒的那个把帽沿压得很低的黑发男孩。
  他应该就是属于被带过来的后者吧。看他的样子,可能会比我大一两岁,却一副乖辟的样子,静静的坐在角落显得和这场聚会格格不入。
  同类啊。
  我这么想。像他这样和这个场地完全格格不入的人,是不会主动来这的。大概和我一样,被人硬拉过来的吧。
  我站起身,情不自禁的走向他的位置。
  “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吗?”
  我估摸着按他的性格,大概是不会拒绝的。
  他抬头望了望我,露出了被帽沿遮住的蓝眸,摇了摇头。
  果然如我所料的那样,他并没有拒绝,并且向角落靠了靠,礼貌的给我让出一块位置。
  我们彼此坐着,相顾无言。他仍然捧着手里的啤酒,时不时的抿几口,视线偶尔落在杯底,偶尔落在一个一身邪气的紫眸男人身上。
  “第一次来这种地方?”
  我从口袋里摸出了盒烟,十分老练得在他眼前晃了晃,问他要不要抽一根。
  他摇了摇头,双重意义上的否定。
  “介意我抽吗?”
  我识趣的收回了烟盒,玩弄着手中的打火机。
  他仍然摇了摇头。
  我点燃了一根烟,烟草的味道充斥着口鼻,灰色的烟从点燃的烟头冒出来,但很快又消散。就在我打算抽完烟就找个借口离开聚会的时候,他开口了。
  “你的烟草味道和他的一样。”
  突然间被他的话挑起了兴趣,我挑了挑眉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  “和他的一样,烟味不会很刺鼻。”他抬起了头,蓝色星眸下面的脸颊有些微红,看来是已经喝醉了。
  “他最喜欢在阴雨天气过后,天空放晴的时候抽烟,明明最开始也并不太习惯烟草的味道。”
  “这样啊。”我吐出一口烟,看着烟草的云雾散去的样子,笑了出来。
  他抿了口酒,不再开口。
  “你喜欢他,对吧?”我开口道。
  他手里的酒杯微微晃了晃,最后他也只是将帽沿压得更低,点了点头,却又摇了摇头。正当我在因他的反应疑惑的时候,他再次开口。
  “我不能喜欢他。”
  我看见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。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不能喜欢上一片不属于自己的星辰。”
 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被压的很低。
  我笑着摇了摇头,否定了他的想法。“人们平等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无论喜欢上谁,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哪怕是触碰不到的星辰,人们也有喜欢上它的资格。”
  我弹了弹烟灰,道:“喜欢这种情感,无论何时都是真挚的,都是自由的。”
  他点了点头,接着又抿了一口酒。
  “继续说吧。”
  “…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就遇到他了。”海蓝色的眸子不可思议的变得柔和起来,而那份柔和在我那时看来,却无比的令人心疼。“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就觉得他是一只傲视众人的狮子,而我也知道,他有那个资本。”
  “他是个很有野心的人,从小我就这样认为了。”他的眼神与话语中,无不流露着对那个人的憧憬与爱慕。
  “他从小就向往着大海,说那是望不到,伸出手也触不到尽头的地方。他还跟我说,他总有一天,要造一搜自己的船,成为海上名声远扬的海盗。”他的嘴角渐渐染上了些许笑意,却又显得十分苦涩。“他还说,到时候要带上我,一起成为海盗。”
  “后来呢?”燃掉大半的烟灰落在我的腿上,但我现在完全顾及不上从腿传来的阵阵疼意。
  “后来,他没有成立海盗团,却带上了我。”他的声音一如之前那样平缓,声音却变的酸涩了起来。“但我知道,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这个目标。”
  “记得有一次,他喝醉了,醉的一踏糊涂。”他的脸颊越发越红,手紧紧的抓住酒杯。我原本想阻止他,不想让他再继续醉下去。但伸去一半的手却缩了回来,心想,这个时候可能让他醉了会更好。
  “当时是我把他扶回了家,他的呼吸全都洒在我的脸颊和耳边。”
  “那时是我第一次嗅到他的味道。不是很刺鼻的酒味里掺杂着烟草的味道,那是属于他的味道。”
 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颤抖,而我也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。
  “那天晚上,听见他平缓的呼吸声,我向他表白了,就在他的耳边。”
  “真是胆小啊,明明他都已经睡着了,明明知道他根本听不见,但我仍然还是不争气的脸红了。”
  他笑了出来。那是一个比哭还要令人心碎的笑容。
  “那天晚上,我做了个梦。”
  他抿了口酒,接着说道:“我梦到他小时候带着我从家跑出来,看星星的那个晚上了。”
  “就是那天晚上,他告诉我他的梦想和他的目标。”
  “那天晚上的星星是我见过最耀眼的,最好看的,但明明平时的星星也是那样耀眼。”他笑了,不同于之前的苦涩,他笑容的暖意跟着一份难以言喻的情感涌上我的心头。
  “现在想想,我大概很久之前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吧。”
  “…这样啊。”
  我看着他,不知道该回答什么,只好这样说道。
  “你知道吗?”他说。“『喜欢』这种心情真的很不可思议。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,会意外的发现映入眼中的事物完全都不一样了。”
  “和往常一样的星空会变得更加好看,内心也变得温暖,就连眼泪也会忍不住流出来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再也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,没被帽沿遮住的脸颊划过晶莹的泪珠,落在手背上。
  “而和他一起相处的时间,是宝物。”
  听到这里,我只感觉心脏被狠狠地揪住了。我从包里拿出了一块纸巾,递给了他。他闷闷的说了声谢谢,抹着脸上的泪痕,原本因酒精变得微红的脸颊变得更加的红。
  “你不打算表白吗?” 我不禁这样问道。
  这次他却笑着摇了摇头,对我说:“我不能那么做,我对他的心意只会让他产生困扰。”
  “所以,我也不能喜欢他。”
  这份令人生厌的心情只会让他更加痛苦,只会让他喜欢的人产生困扰。
  “只要能跟着他,为他的目标付出自己的能力,这对我来讲,已经足够了。”他抬起头,蓝色的眼眸中染上了一抹紫。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再次看见了那个紫眸的青年。
  那大概就是他喜欢的人吧。果然如他所说,如同星辰那般耀眼,却又遥不可及。
  听着他的诉说,看着他渐渐涌上暖意的蓝眸,我渐渐明白,这是一段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恋情。
  之后我和他便都不再开口。直到聚会结束,他被那个拥有着紫眸的青年带走时,仅仅是礼貌的向我匆匆道别。
  后来我便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少年。
  现在想想,当时聚会上他对我说的那番话,大概也只是对陌生人的诉说吧。诉说出那些这辈子都不会对某人说出口的话,而往往这样的话,会更容易对陌生人说出口。
  思绪回到现在,我翻起手中的书,目光落在诗集上的这样一段话上。
  
  『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
   The most distant way in the world

 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
   is no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

 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
  you don't knowI love you

  而是爱到痴迷
  It is when my love is bewildering the soul

  却不能说我爱你
  but I can't speak it out

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
  The most distant way in the world

 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
  is not that I can't say I love you.

 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
  It is after missing you deeply into my heart

  却只能深埋心底
  I only can bury it in my heart』
  
  END.
  
  
  杂谈时间x
  【十分蛋疼的重置了一下,感觉这篇怎么写都不会好了,很绝望不过也只能这样了。 开放式结局吧,虽说我本来是怀着BE的心情写的。
  【先前第一人称视角写的版本会更容易写出卡卡对雷狮的憧憬,而这篇可能是爱慕体现的会更多。而我心中,卡米尔对雷狮的喜欢是由憧憬演变成爱慕的过程,所以两次写的其实都挺失败的。 qaq
  【个人认为卡卡如果喜欢上雷狮的话,是不会表白的,而是会选择藏在心底,不为雷狮带来麻烦,并且默默付出。而这篇卡卡诉说的会比较多,其实还是因为喝醉了(。)而且就像结尾,可能这种心情会对陌生人更容易倾诉。
  【部分台词用到了《恋爱中的白熊》漫画里的句子,虽然改了一些x
  【最后烂尾用到的句子出自《飞鸟与鱼》,因为觉得很适合于是就用了qaq 但仍是逃不出烂尾的宿命。
  【最后,感谢你的观看w】

堆堆旧图。
有一张tin和一个七海,其他全是原创。
太丑我就不打tag了x